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 RSS订阅 | 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
.
锐达集团
服务热线: 400-017-6569
昆山锐和达激光科技有限公司
项 目 咨 询 电话:0512-86166569 
24小时直线电话:15962648455 
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  真:0512-86166575 
鞍山锐达激光科技有限公司 
业 务 咨 询电话:  0412-5088320 
24小时直线电话: 13682170248 
广东营销中心
业务 咨 询 电话:0769-89320797 
24小时直线电话: 18938880820

公司新闻

只爱说“国语”: 台湾16年闽南语教育无收获

台湾“文化部”在2017年3月举行公听会,研拟“国家语言发展法”,为闽南语升格为“国语”保驾护航,会中闻一片闽南语即将灭亡的悲凉呻吟。闽南语运动的急先锋张复聚指出:“今日30岁的年轻人,他们已经互相不说台语了。他们不说,他们的儿女也不可能说……再过二三十年,台语就不见了。”

2001年,陈水扁规定小学增列“本土语言”为必修课程,本土语言虽有闽南语、客家话与原住民语等选项,实际则几乎为闽南语专设。多所大学紧跟政治风向,广设台湾语文系所,闽南语教育热潮达到高峰。2008年陈水扁下台前夕,又修法将中文由“国文”改称“华文”,试图贬低中文的地位。然而,长达16年的闽南语教育后,台湾学生反而普遍不说闽南语。据统计,在1950年代出生者有70%能说流利闽南语,1960年代出生者为57%,1970年代出生者亦有47%,但在当局以政治力推动闽南语教学的“80后”,反而剧降至39%。到了“90后”,闽南语式微之势更为明显。台湾中山大学于2016年调查,该校学生有高达77%认同自己的“母语”为中文,只有21%的学生能流畅使用闽南语。

1987年之前,台湾各级学校严格推行中文,讲闽南语会被罚打手心,但闽南语非常普及。若不会说闽南语,路边摊点份豆花都会出错。30年后,台湾当局以政治力猛推闽南语,人们反而不说了。有记者在一所小学门口听放学的学生交谈,听了50人,人人说“国语”。闽南语之所以越教越糟,其中“奥妙”在于台湾的闽南语教育出自象牙塔里的政治盲动,严重悖离现实。

台北一处幼儿园的闽南语教育成效展示区。 台湾的闽南语歌谣教材,以音译强硬取代中文习用词

语,常使读者如坠五里雾中。

天书一般的台罗拼音。 拖垮闽南语的闽南语教育

闽南语教育失败的根源,在于悍然不顾“书同文”的古训,硬要自创一套如越南文般之罗马拼音新文字。因为闽南语运动的源起并非出于保存乡土语言的热情,而是为“台独”铺路。闽南语运动的积极分子一向是激烈的“独派”,不但主张台湾应弃绝中文而以闽南语为官方语言,更要废除汉字另创新文字,以彻底斩断与中华文化的联系。在1950年代积极推动闽南语运动的王育德,是东京大学文学博士,任教于东京外国语大学,一生在日本极力主张摆脱汉字,完全按照闽南语发音建立罗马拼音新文字。

王育德提出一套理论,宣称汉字无法精确表音,翻译如镍(Nickel)等外来词语时,“和原音相差十万八千里”,远不如日本片假名,是落伍的文字。然而,闽南语之所以能存活,恰恰是因为使用“落伍”的汉字。因为闽南语与一般方言一样,各地语音与用词的分歧非常严重。“淮南为桔,淮北则枳”,即使是台湾蕞尔一岛,闽南语也没有“标准音”可言。同样是只鸡,北部念gei,南部念gui,南北腔调殊异,但人们言语无法交集时提笔写个鸡即能沟通。若以罗马拼音追音逐调,根本无法拼出南北不通的闽南话。

罗马拼音使用拉丁字母,更是脱离现实。将台湾写成Tion的罗马拼音,在台湾是没人看得懂的,绝大多数的电脑与手机也打不出罗马拼音。使用罗马拼音拼写闽南语起自天主教会,传教需以当地方言说服民众,因此早年到传教的传教士以熟悉的罗马拼音拼写如沪语、粤语、闽南语等方言。然而,罗马拼音很难步出教会,人本身有汉文。在台势力最大的长老教会,于19世纪尝试推广罗马拼音之闽南语与原住民语,称为“白话字”。这对偏远地区的文盲民众传教固然有其效用,对已学习汉文的民众却毫无吸引力。

闽南语罗马拼音不为大众接受乐用,是少数学者在象牙塔中自鸣得意的文字游戏,但是在罗马拼音之外,没有途径能迅速创造一套全新文字。法国在越南殖民地推行罗马拼音越语,消灭原本在越南通用的汉文,深受“独派”羡慕。再者,罗马拼音还有遭蒋介石封禁的“悲情”故事,1975年,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没收长老教会的罗马拼音圣经,引起梵蒂冈抗议,两蒋不为所动,这段轶史被“独派”推崇为圣战。李登辉是长老教会教友,陈水扁与长老教会也很亲密,当陈水扁将闽南语列入小学必修课程时,即由政治需求出发,力推闽南语罗马拼音,并于2006年推出“台罗拼音”(台湾闽南语罗马字拼音),作为小学闽南语课本的指定拼音法。

闽南语教育既不能反映南腔北调,又使用没人看得懂的台罗拼音,即使是家中数代讲闽南语的老人,阅读台罗拼音之小学课本亦如同乱码天书。然而,天书般的台罗拼音在政治力护航下坚挺至今。按常理,台罗拼音在小学已经是16年的必修课,现今学生理应能熟练使用,但学生普遍视台罗拼音为无聊废物,只在上课时行礼如仪,学校也不敢认真强迫记诵,台罗拼音至今仍不普及。2017年4月,一份小学闽南语考卷在台湾网络上疯传,考卷只是简单的台罗拼音读音测验,但全面考倒网友。“从小讲台语讲到大,但是看不懂台语拼音。”大众调侃道。

即使是最顽固的闽南语拥护者,也用不惯罗马拼音。提倡以闽南语取代中文的文章大多以中文写成,即使以罗马拼音撰文,也以汉字为主,只以罗马拼音展现闽南语口语中特有的声韵或措词。至于从头到尾完全以罗马拼音书写、不见汉字的教会式“白话字”,恐怕连最狂热的闽南语学者也看不懂。

罗马拼音行不通,只好使用现成的汉文(国字)辅助教学,但是脱离现实的闽南语教育过度强调口语,而不愿使用约定俗成的中文词语。不但学生与家长看不懂,老师也教得胆颤心惊。一份小学考卷将跳格子写成“跄跤鸡”,扯铃写成“空锺仔”。有好事者请多位闽南语教师作答,竟无一人能正确答题。闽南语教育实际已成为对台湾学生的心灵虐待。

自秦起“书同文”,无论方言的语音与文法有何差异,提起笔都是相同的汉字词句,亿万国人才能互相沟通,才能看懂两千多年前语言截然不同的诗经楚辞。在台湾,中文是语文主流,拼音则通用由汉文简化的注音符号。就技术而论,闽南语教育若使用现成的中文词汇与文字,应不致于一败涂地。但台湾当局硬推台罗拼音,使视闽南语课为笑话,学生视闽南语为畏途,授课老师教得吃力万分。

台罗拼音以政治力量强推,无人敢言废除,学校教学却已实际将闽南语课程边缘化。小学的一周课程安排为教授国语文(中文)5小时、“本土语言”1小时,时数不可谓不多,但升高中的“国中教育会考”只考国文与英文,不考“本土语言”,故小学与初中只有国文与英文的补强教学,升学补习班只有国文与英文的填鸭名师。至于浪费1小时读天书的闽南语课,则普遍被学生视为上用不着的无用课程,甚至养成学生对闽南语根深蒂固的天然反感。今日台湾校园里的学生交谈互动书写全用中文,讲闽南语反而会招致异样眼光。 错失新文学运动是致命伤

要逼迫人们重视闽南语教育,只有将闽南语升格为足以列入升学考试项目的官方语言。2017年7月,蔡政府推出“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”,似有将闽南语升格为“国语”之势。

早年推行闽南语时,常称闽南语为“妈妈的语言”,煽动本土情结,然而台湾以闽南语为“母语”的人口比例不到70%,另有20%左右的客家人、10%左右的外省人与6%左右的原住民。外省人的方言被本土化政客横然排斥于“母语”外,当局却不敢忽视客家人的力量。尽管闽南语运动的积极分子经常主张客家人应向闽南人低头,王育德即蛮横指出:“他们有必要学会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处于优势的闽南方言。”然而,执政后的绿营不敢蛮干,“独派”的语言理想与现实因此永远无法同步。今日,小学必修的“本土语言”有闽南语、客家话与28种原住民语等选项,以免显露独尊闽南语的心。“国语法”势必同样妥协,若将闽南语升格为“国语”,客家话与原住民语也得一同升格。

东南亚各国语言也是“国语法”的隐忧。今日台湾高中以下学生有26万余人为东南亚外籍配偶的子女,人数众多,其“母语”不容忽视。2016年年底,台当局宣布将越南、缅甸、印尼、泰国、老挝、菲律宾与马来西亚等七种语言列入“本地语言”必修课程选项。若将闽南语升格为升学考试必考的“国语”,东南亚各国语言势将一同升格。

因此,“国语法”草案通篇虚文,不敢有一字落实。较为具体的变动仍在校园,当局尤其寄希望于大学教育,奖励大学用闽南语设立新系所。然而,以高等教育推动闽南语同样是走不通的,因为闽南语几无文学可言。

台湾普遍视闽南语为市井俚俗之语,难登大雅之堂。例如做生意,酒桌应酬用闽南语套交情,但谈到具体的技术细节与合同条件,再固执的闽南人也得切换成中文交谈,才能精确表达。王育德忧伤地写道:“(新文学运动时)知识分子之间,内心似乎有一丝自卑感,认为台湾话是粗俗的语言,不适合用来负载文化。现在的台湾人也不能说没有这种自卑感。”

闽南语之所以停留在俚俗口语,是因为错过了清末民初的新文学运动。在文言文年代,包含北方官话在内的各种方言全是口语。清末出现“我手写我口”的语体文,北方官话如《老残游记》、上海话如《孽海花》、“好威水”之粤语则成为粤港报刊文体主流。这三种赶上语体文时潮的方言脱离俚俗口语,晋身大雅之堂,在“五四”之后绽放出白话文之新文学运动。百年积累后,北方官话然成为主流,成为语言与文学合一的普通话(国语),与时俱进的粤语于港粤与侨界兴盛不衰,沪语则后继乏力,海派文学不用上海口语,上海话也渐成为年轻人不说的没落语言。

有文学才能让词汇与文法继续演化,与时俱进。然而,闽南语并没有搭上新文学运动的浩荡列车,因此只停留在俚俗口语境界。在李登辉与陈水扁“执政”时,大学争相开设台湾文学系与台湾语文系,极盛时多达20余个系。然而,罗马拼音的故步自封限制了台语系学生的出路,许多台语系倒闭或减招。而错过新文学运动的闽南语则使台文系无文学可教,如白先勇、张爱玲与赖和等“台湾文学”大师的作品都是中文,因此台文系教师以中文授课,学生则普遍不说闽南语,常使“独派”闽南语运动者痛心疾首。

台湾罗马字协会理事长蒋为文感慨道:“有二十余所大学有台文相关系所……其结局都令人不堪入目。譬如,即便有十余年的台湾文学教育,绝大多数台文系所的师生却仍看不懂、甚至是不屑台湾语文的书写与创作,以致于本篇讨论台湾文学系所发展的文章需用中文书写……台文系所的老师不注重台湾本土语文,以致于许多台文系所学生均有‘我们是台湾文学系,又不是台语系,为何要讲台语’的观念。”

高等教育走不通,当局只好回到中小学教育。“本土语言”原为小学必修、初中选修,“蔡政府”于2015年宣布将在高中加开本土语言之选修课程,今夏的“国语法”草案更宣示要在幼儿园推行本土语言教育。对闽南语向下扎根的期望注定也走不通。台湾的幼儿园大多已有闽南语课程,但只停留在游戏阶段,家长普遍希望让中文尚未熟练的幼童提前学英语,幼儿园以中英双语教育标榜。而高中教师则普遍反对增设闽南语课程,学生考大学已经有太大课业压力,何需再加上台罗拼音之无谓负担。

闽南语在象牙塔中奄奄一息,在上也迅速没落。都市化的工商需要与时俱进的语言,今日人们以手机打字替代口语,语文的进化翻新更为神速,而没有文学基础的闽南口语是无法进步的,唯有使用中文才能适应日新月异的网络新时代。台湾年轻一代视中文为“母语”,即使是蔡英文本人也讲不好台语,咬字措辞状常使惯讲闽南语的老人失笑。 闽南语运动的前景

各种调查显示,今日台湾学生近80%认同中文为母语,只有10%20%能讲流利闽南语,硬推16年的闽南语教育可说是彻底失败。闽南语运动的积极分子仍积极奔走,但他们疾呼振兴闽南语的真正目的已与其前辈大不相同。2016年2月,闽南语运动领袖张复聚撰文指闽南语已“濒临绝种”,“将于三十至五十年内灭绝”。他提出的保育方式并非由根本救起,即检讨台罗拼音的桎梏以提高闽南语的竞争力。反之,他呼吁当局将各级学校的闽南语课程全部改为必修,并于政府设立“部级”的“台湾委员会”与闽南语电视频道,张复聚的主张大致即为今日闽南语运动的主要目标。

这些主张是另有所图的。设立“部级”单位当然不可能使闽南语起死回生,却能创造高官厚禄与政治舞台。闽南语教育虽已是笑话,但若各级学校增加必修闽南语课,将凭空创造数以万计的编制饭碗。现有的电视台虽然已有许多吸引老年观众的闽南语节目,足以满足市场,不需专门设立一个闽南语电视台,即或设立亦不见得有收视率,但是张复聚等人要的是官方出资的公共电视台,又是一个油水肥厚的名利胜场。

闽南语运动的动机沦落至此,罗马拼音对闽南语的戕害,以及大众的猛烈批评,自然无从撼动荒谬无用的闽南语教育。可以预见,台湾学生势将继续经受闽南语课的折磨,而闽南语也必将继续衰微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版权所有:摇钱树黄大仙精准资料 All rights reserved